正文

  饭后我坐在沙发上,看著嫂嫂收拾妥当后,於是叫道:「嫂嫂,我能问你个
  问题吗?」
  「什么问题?」小嫂嫂娇声应到,然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。
  「哥哥要出差很久吧!那真委曲你了!你肯定过不惯吧?」我说罢移坐到她
  身边,拉著她雪白的玉手拍拍。小嫂嫂被我拉著自己的小手,不知所措道:「谢
  谢你关心我。」
  嫂嫂边说边撒娇的乱扭身子,使得自己湿湿的阴户不断地在我的大鸡巴上磨
  擦,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。她的阴户越来越热、两片阴唇越来越大,像
  一个馒头一般高高的鼓起,淫水越来越多,不但把自己的裤子搞湿,连我的裤子
  也沾湿了。
  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嫂嫂裤内,摸著了丰肥的阴户的草原,不多不少,细
  细柔柔的,顺手再往下摸阴户口,已是湿淋淋的,再捏揉阴核一阵,潮水顺流而
  出。
  嫂嫂的阴户,被我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,再被我手指揉捏阴核及抠阴道、
  阴核,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,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,酥、麻、酸、痒、爽
  是五味俱全,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,连握住我的大阳具的手都颤抖起来
  了。
  我把她抱进房中,放在床上。
  接着就来个69式,让自己的大鸡巴对著嫂嫂的小嘴,自己则低下头,用双
  手扳开姑姑的双腿仔细看。
 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,一颗鲜红的水蜜
  桃站立著,不停的颤动跳跃。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,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
  的阴毛,闪闪发光,排放出的淫水,已经充满了屁股沟,连肛门也湿了。我把嘴

  巴凑到肛边,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。
  舌头刚碰到粉肉,嫂嫂猛的一颤:「别……别碰那里,坏小子……没叫你弄
  那儿。」
  「好嫂子,那你要我弄哪儿?」
  「弄……弄……前头……」
  「前头?前头什么地方?」我故意问。
  「前头……前头……就……就是嫂嫂的小逼嘛,你这坏小子。」嫂嫂娇淫的
  道。
  「嫂嫂,你快弄我的小弟弟,我就帮你弄小逼。」说完,就把嘴对著嫂嫂那
  丰满的阴唇,并对著那迷人的小逼吹气。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姑姑连打寒颤,忍
  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。
  我乘机托住丰臀,一手按著屁眼,用嘴猛吸小逼。嫂嫂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
  骚痒,淫水不停的涌出,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。
  接著我把舌头伸到里面,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,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
  弄,更是又麻、又酸、又痒。
  嫂嫂只觉得人轻飘飘的、头昏昏的,拼命挺起屁股,把小逼凑近我的嘴,好
  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。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:「啊啊……噢……痒……痒死了
  ……」
  「好小子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把嫂嫂的骚逼……舔得……美极了……嗯……
  ……啊……痒……嫂嫂的骚逼好……好痒……快……快停……噢……」
  听著嫂嫂的浪叫,我也含含糊糊的说:「嫂嫂……骚嫂嫂…你的小逼太好了。」
  嫂嫂看著我的大鸡巴,心想:「弟弟你小子的鸡巴真大,恐怕有八、九寸吧!
  要插在小逼里,肯定爽死了。」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。「啊……好硬、好
  大、好热!」不由得套弄起来。

  不一会儿,我的鸡巴变得更大了,龟头足有乒乓球大小,整根鸡巴红得发紫,
  大得吓人。
  由於我的鸡巴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,使我像疯了一般,用力的挺动著配合
  嫂嫂的双手,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著嫂嫂的大屁股,头用力的埋在嫂嫂的胯间,
  整张嘴贴在阴户上,含著嫂嫂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著。
  阴蒂被他弄得膨胀起来,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。嫂嫂也陷入疯狂,浪叫道: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小子……姑姑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快!用力……用力……我要死
  啦……」
  我也舒服的快不行了,于是就对嫂嫂说:\"我要**的逼!嫂嫂……\"
  嫂嫂一只手握住我的大鸡巴移近自己阴户,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,然后一
  挺腰,「滋」的一声,我的大鸡巴终於进到了嫂嫂的阴户内。
  「啊……」我们两都忍不住叫了起来。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,
  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。
  「好爽……原来嫂嫂的肉穴真好。」
  「好小子,你的鸡巴真大,嫂嫂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干过。太爽了!快用
  力干。」我热情的吻她的香唇,她也紧紧的搂著他的头,丁香巧送。嫂嫂双腿紧
  勾著我的腰,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,她这个动作,使得阳具更为深入。
  嫂嫂也就势攻击再攻击,拿出特有的技巧,猛、狠、快,连续的抽插,插得
  淫水四射,响声不绝。
  不久,嫂子又乐得大声浪叫道:「哎呀……冤家……好小子……你真……会
  干……我……我真痛快……会插穴的好小子……太好了……哎呀……你太好了…

  …逗的我心神俱散……美……太美了……」
  同时,扭腰挺胸,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、上下抛动,婉转奉
  承。
  我以无限的精力、技巧,全力以赴。她娇媚风骚、淫荡,挺著屁股,恨不得
  将我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,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,也浪叫个不停:
  「哎呀……干我……舒服极了……哎呀……插死我了……」
  「嗯……喔……唔……我爱你……我要一辈子……让你插……永远不和你分
  离……」
  「哎呀……嗯……喔……都你……插的……舒服……极了……天啊……太美
  了……我……痛快极了……」
  「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好小子……嫂嫂被你干的爽死了
  啊……用力干……把嫂嫂……的肉穴……插烂……」
  嫂嫂的两片阴唇,一吞吐的极力迎合我的大鸡巴的上下移动;一双玉手,不
  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,这又是一种刺激,使得我更用力的插,插得又快又狠。
  「骚嫂子……我……哦……我要干死你……」
  「对……干……干死……骚姑姑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哦……」嫂嫂猛的叫
  一声,达到了高氵朝。
  我觉得嫂嫂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著自己的鸡巴,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,一
  股泡沫似的热潮,直冲向自己的龟头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全身一哆嗦,用力的把
  鸡巴顶住姑姑的子宫,然后觉得有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。
  嫂嫂被我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,她用力地抱著无力得趴在自己身上的
  我,我的鸡巴还留在嫂嫂的子宫内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